待载入中

巍澜超好吃!

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

最近有些沉迷欧美圈

NYSM华丽,戴兰兰可爱

Teenwolf很棒,移动迷宫贼好看,迪伦小天使

望尘莫及①

邬童x尹柯

应该(?)he

wink大法好,wink头顶天

———————————————————————————



天色渐渐昏暗了,你离我也越来越远了。

在初中时,我就已经喜欢你了,可是你的身边不只有我。


你的开朗,你的热情,你的帅气无一不吸引着我,同时也吸引着别人。


我本不是主动与别人交流的人,如果没有你,我的初中生活只会是忙碌却又无趣的。而每每我望着被棒球队员围绕着的你,我突然感到离你很遥远。

我的生日到了,你和球队里的队员们一起为我过了生日,这是个愉快的生日,因为是你陪我一同过的。


我拿着手里小小的捕手手套钥匙扣,这是不同于任何一个队员的,只是属于捕手的,望着周围大家手中迷你棒球的钥匙扣,你露出了虎牙笑着说到:“这是球队的象征。”


我的心中似糖融化了一般,甜甜地扩散开来。

初三时,母亲开始注重我的学习了,每一天我过得更加忙碌和辛苦了,但是你还在我的身边,我们还能一起打球,我还能撑住母亲的压力。


可是母亲管我越来越严,我们约定了一起去中加高中部打棒球,一起赢得初中的最后一场也是最重要的比赛,但比赛前晚母亲却告诉我要让我出国留学,哪怕我反抗,第二天还是被母亲带去留学机构面试。



那注定会是不平凡的一天,面试时我的脑中都是你,我想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讨厌我,会不会离开我,那位外国老师的问题我一个没答,这是我对母亲的反抗。


后来母亲让我说话,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我不想留学。”


我想和邬童在一起。



终于,母亲生气了,虽然母亲管我很严,但她很少打我,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很真实,我感到脸上有水划过,我看到老师不知所措的表情与母亲的泪和颤抖着的肩膀我一瞬间有些迷茫,但我知道我出国的希望渺茫了。


那一天下午我回到了学校,但我并没有去棒球队,你们似乎也才比赛完。教室里的人渐渐走光,一颗棒球砸到了我眼前课桌上的书包。


你穿着棒球队的队服走进来了,声音里是冷漠:


“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我的心里有无数的话,开口却成了我最不愿说的那句:


“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棒球了。”

“那说好的带棒球队一起上中加高中部呢。”

我没有回答,只是面无表情地将桌上的书包拉到了腿上。

你望着我轻呵了一声然后说到:


“尹柯,你好样的。”

后来,我独自一人坐在教室里,我望着你离开的方向好久好久,我知道我真的离你远了。

窗外明明还是晴天,风吹过来却成了冷的。










(下次放文可能是在猴年马月👦🏻)

评论
热度(16)
©待载入中 | Powered by LOFTER